嵩岩资讯网
当前位置:首页»财经»

创业传奇、失败故事和主动拥抱变革 一只川籍“独角兽”的三个成长侧面

本报记者 熊筱伟在外人看来,杨陵江有一份堪称完美的创业履历:几乎每一个行业变革的历史节点,他和他的1919都踩准了方向、一路狂奔,直至今年10月获互联网大佬阿里巴巴投资,成功跻身“独角兽”行列。但在这位壹玖壹玖酒类平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...……

本报记者 熊筱伟

在外人看来,杨陵江有一份堪称完美的创业履历:几乎每一个行业变革的历史节点,他和他的1919都踩准了方向、一路狂奔,直至今年10月获互联网大佬阿里巴巴投资,成功跻身“独角兽”行列。

但在这位壹玖壹玖酒类平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口中,10余年的创业故事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,“如果说我们成功抓住了5个关键节点,那是因为背后失败了10个点,我们的成功由失败教训铺垫而成。”

“居安思危,我一直怕企业被淘汰了”“不敢享受眼前可以享受的东西”“我们希望成为全球最大的酒饮销售公司”……在杨陵江身上,能清晰地看到这个充满机遇与变革的时代赋予创业者的焦虑与雄心。这引起了我们进一步探究他创业历程的兴趣。

11月16日,上海出差间隙,杨陵江通过电话和记者聊了近一个小时,如剥洋葱般层层剖析自我,一个四川民企的创业故事渐次展开。

故事的第一层,是一个创业传奇。在酒水中间商大行其道吃差价的年代,1919就开设门店做零售商;在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,用电话探索线上线下融合——消费者电话下单,门店就近送货上门;在2012年以来的酒业调整期,抓住酒厂自顾不暇、无力主导流通环节的机会,迅速把线上线下模式拓展到全国,建成国内最大的酒水销售网络……走出的每一步,都为下一步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。

阿里巴巴的投资,更像是水到渠成。“2015年、2016年连续两年‘双11’,我们都是天猫酒类销售冠军,让阿里巴巴注意到了我们。去年我们签了战略合作协议,合作下来相互非常认可,今年就谈了投资。”

故事的第二层,是一个个“失败”。“最开始是做进口葡萄酒,不太会选品牌也没经验,在门店装修上花很多钱,结果卖不动,投资人的钱很快赔光了;后来觉着中间商不好做,不如自己做上游,就贴牌生产黄酒,投了几十万元广告,又赔了。”杨陵江说,做上游、中间商都没有成,才开始做下游零售,开了第一家门店。

为啥失败后能够一次次走出来?为啥在关键时候就能不犯下大错,一次次踩准变革的节点?

面对记者追问,杨陵江谈了故事的第三个层次:除了比别人更多一些毅力和耐力外,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和公司都保持着创业心态。创业心态和公司大小没多少关系,不管是当时几个人的初创团队,还是如今超过5000名员工。“我们和传统公司的最大区别,是他们守着生意不变,而我们不停在变。”

变什么?杨陵江说始终确定的唯一方向是——迎合社会变革发展的趋势。过去这更多是现实所迫,“我们入场时,市场和代理权都分配完了,我们是没钱没人没销售网络的‘三无公司’,只有剑走偏锋。”而随着企业发展,他越来越感到主动拥抱变革的必要,“过去快递送货要7天,现在最快只要10多分钟。无视这些变化是危险的。”

杨陵江说,如今公司专注于如何让效率更高,不管是送货效率、门店开张效率还是资金使用效率,“应对未来变化,我们要确保比别人变得更快。”他顿了顿说,“温水煮青蛙,保守是最大风险。”

本文关键字: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s://www. 嵩岩资讯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