嵩岩资讯网
当前位置:首页»教育»

他给我送来了喜糖

口述 许利军 一般人听到这病,就两个反应:这是跟性有关的疾病,这是要死人的疾病 我是一名看艾滋病的医生。 我腿不太好,得过小儿麻痹症。但我从小成绩很好,在班里也是孩子头儿。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遇到麻烦了,多数大学都不招残疾学生,只有山东滨...……

口述 许利军

一般人听到这病,就两个反应:这是跟性有关的疾病,这是要死人的疾病

我是一名看艾滋病的医生。

我腿不太好,得过小儿麻痹症。但我从小成绩很好,在班里也是孩子头儿。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遇到麻烦了,多数大学都不招残疾学生,只有山东滨州医学院肯收。我只好离开河北老家,去山东上学。

看着其他同学都读了好大学,我很不服气。大学最初两年,我没好好学专业知识,我喜欢数学、物理,就借了书自学,想着以后考研换专业。但读着读着,我认识到应该面对现实,好好学专业。医学读进去很有意思,且不提将来如何帮助他人,它可以帮你更了解自己的身体。

眼看要毕业了,我准备考研,身体的问题不得不再次面对。我把《内科学》上的主编、医学界的大佬们找出来,给他们一个个写信,自己手写了十几封,让同学帮忙抄了些,陆续寄出几十封吧。信里讲了自己的情况,问他们是否愿意收身体残疾的学生,当时也给一个很有名的院士写信了。但大部分导师的回复都很官方,欢迎来报考,也不明确到底要不要我。只有三位教授信里明确告诉我,愿意收我。其中一位是上海的导师,刚从国外回来,但他有一个要求,我的考试成绩必须第一。

上海啊,大城市!多令人向往。导师又是国外回来,见多识广,不歧视残疾人。行,那我就考上海了。笔试、面试成绩出来,我还真是第一名,但和第二名差距不大,优势不明显,导师的领导看我这身体条件,死活不同意收我。

我只好先回河北,在当地医院边工作边复习,第二年再考。这次,我考到浙大读研究生,我的导师是研究艾滋病的。那是2001年,国内对艾滋病刚开始有了认识,但认知度不高。一般人听到这病,就两个反应:这是跟性有关的疾病,这是要死人的疾病。

有充分数据表明,艾滋病人只要在医生指导下正确服药、随诊,可以活到接近普通人的寿命

毕业后,艾滋病专业很难找工作,我先去了福州传染病医院。

工作十多年来,我有个感受,看艾滋病的医生人都特别好,无论脾气还是性情,都很温和,从来不会歧视病人。在福州,手把手教我怎么看病的主任,不仅将我从一名科研型的实验室医生转变成临床医生,更教会了我如何与特殊病人平等相处。在那个信息不够畅通、人人谈“艾”色变的年代,他在查房、体格检查等与病人接触的过程中,从不戴手套。

不戴手套不怕被传染?我简单介绍下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。艾滋病病毒又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,简称HIV,这个病毒感染人身后,其本身不会致病,但它会破坏人体原有的免疫系统,就是把你体内的“防火墙”摧毁了,那你就很容易感染上其他疾病,普通人得了感冒几天就自愈了,而艾滋病人可能会被夺走生命。

HIV的主要传播途径是血液传播、性传播、母婴传播。蚊子咬了会不会传播?口水会不会传播?共餐用同一物品会不会传播?大可放心,这些途径都不会传播。

我和爱人谈恋爱时,她怕家里忌讳,跟我约好,不告诉他们我具体看什么病的。后来岳父也知道我是看艾滋病的,很开明,十分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。老家有亲戚来杭州看病,会来找我。岳父看我工作已经这么累了,帮我挡着,“他就是一看艾滋病的,别的病他管不了。”我的职业反而成了善意的“挡箭牌”。

前段时间在朋友圈疯传的消息,说艾滋病病人为了报复社会,故意传播病毒,还把血卖给别人,我一看就觉得是谎言。果不其然,没几天就被披露是谣言。这个群体并不像一般人想象中那样十恶不赦,就拿我的大部分门诊病人来说,多数比较有素质,看病不会插队,候诊时安安静静,井然有序。再说,HIV病毒在体外存活期很短,在空气中存活不了很久。所以艾滋病人的血,几乎没有可能这么周转去感染他人。

在临床上,有些病人得知自己病情后,心态很差,确诊后自卑、抑郁、封闭自己,有的病人认为得了不能见人的绝症,选择跳楼;有的病人离家出走,彻底在家人面里消失。

其实在临床上,这些年治疗的药物更迭很快,新药的副作用也降低很多。有充分数据表明,艾滋病人只要在医生指导下正确服药、随诊,可以活到接近普通人的寿命。前些年,我去英国进修,发现在那里医院的艾滋病已经和高血压、糖尿病一样,被当成慢性病同等看待。甚至医院还有一些HIV感染者员工,以此表明这个群体一样可以正常工作,为社会服务。

2010年,浙医一院开设了艾滋病房,我从福州回杭州,工作至今。

又过了半个月,他回来了,给我送来了喜糖。这一说也已经过了五六年,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

很多人不解,为了一个毫无治疗希望的艾滋病病人这么拼值得吗?值得!艾滋病人也是人,只要是人,都有生存的权利!

这些年,我看到过病人中不少正能量的故事。我有一个病人,感染艾滋病合并重症肺炎,查了很多医院,都查不到引发肺炎的病因。病人辗转反侧到了我们这里,明确了病因,经过治疗顺利出院。病人是大老板,有一次我去他老家做讲座,他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,在一百多个人面前,一下跪倒在我面前,感谢我的救命之恩。当时我又吃惊又激动,眼泪也情不自禁下来了。后来他捐了不少钱,用于艾滋病人的救治。

还有个病人,结婚后和老婆感情不融洽,选择了分居。他喜欢喝酒,遇到一个卖酒的女孩,两个人好上了。因为艾滋病伴酒精性肝病,他在我这里住院,当时情况不太好,已经多脏器衰竭,命悬一线了。他女朋友年纪比他小很多,天天在医院陪着他,拍背、翻身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也算是几经磨难,他的体重从入院时的180斤,暴瘦到120斤,但他的生存意志力特别坚强,在女友的陪伴鼓励下,总算病一样一样治好了。有一天,我查房时说:“你现在身体各方面指标都稳定了,是时候恢复体能,进行下一步的抗病毒治疗了。”

但肝脏衰竭后,他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进食,形成了厌食症。当他尝试第一口食物时,立马就吐了。他又想快点好起来,就在自己面前摆了四个碗,都装好食物。吃一碗吐了,歇几口,继续吃第二碗。大半个月后,总算恢复了正常进食。

那天,是他住院三个月后第一次下床,在女友的搀扶下,两人依偎在窗口。夕阳西下,余晖洒在两人身上。我刚好走过,看到那个场景,也情不自禁为他们的劫后余生感动。

他出院后,又突然回来找过我,说要出远门,希望我帮他做个身体评估。我检查后说:行,可以去。

又过了半个月,他回来了,给我送来了喜糖。原来,他和前妻捋清了关系,去了女友的老家,两人领证结婚了。那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,头发也染黑了。他和我断断续续一直有联系,这一说也已经过了五六年,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。

虽然在药品研制方面,我们与欧美国家还有不小的差距,但在综合防治管理等社会“软件”方面,我们处于世界前列

这些年,国家在艾滋病早干预早治疗上做得特别好。越早治疗,也越大程度提升了病人的长期存活率。虽然在药品研制方面,我们与欧美国家还有不小的差距,但在综合防治管理等社会“软件”方面,我们处于世界前列。所有确诊的艾滋病人都在疾控部门有登记备案,可以去免费领药,定期接受心理辅导。还有艾滋病人在那边做志愿者,用亲身经历开导病患。

之前刷屏的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事件,用基因编辑的手段帮助胎儿从父母那里阻断艾滋病毒,在我们看来完全没有必要。只要在父母这里正确用药阻断病毒,完全可以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。

在这个领域待久了,我越来越能理解那句话:存在即合理。很多事你没办法去探究为什么,但就是在你眼前发生了。而作为职业医生,我们能做的就是竭尽自己最大所能治病救人,延长病人的生命。

本文关键字: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s://www. 嵩岩资讯网 版权所有